科协邮局   网上工作平台 回到旧版 | English | 设为首页
   
学会学术 科学普及 智库发展 组织人才 对外交流 创业创新 党的建设
首页  > 地方科协 >  新闻内容
 

代表委员谈医美行业乱象:年轻人不要盲目追求“网红脸”_黔西县新闻

 
分享: 2019-03-20
     

  正在召开的天下两会上,医药卫生领域的代表、委员关注到了当前一个征象——不少年轻人喜欢给自己的脸做一些“微调”。而据先容,这种“微调”风险不小。

  天下政协委员、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研究中央主任肖苒带来了一份《关于建设整形外科专科医师规范化培训的提案》,其中提出,由于我国医疗美容行业(以下简称“医美行业”)对整形外科医生的需求大增,包罗普外、骨科、烧伤、眼科、口腔科、妇产科、皮肤科等专业在内的许多医师转行学习整形外科,“通过短期培训上岗,没有经由严酷的专科培训,导致从业职员技术水平乱七八糟。不规范的手艺操作极易发生医疗事故。”

  这已经不是肖苒第一次针对医美行业问题提交提案了,2017年,她就向天下政协提交过一份《关于增强医疗美容行业治理的提案》。那份提案其时指出了包罗非医疗美容场所开展医疗美容治疗、非正规培训的非专业医师从业、使用不及格的医疗美容产物等医美市场存在的普遍问题。

  一边是市场并不规范,另一边却是高速增加的需求。而医美的用户,又大多是90后年轻人。此前,第一财经数据中央公布的《2018中国互联网消耗生态大数据陈诉》显示,医美用户中59%的人群为90后,22%为80后,尚有14%的00后准备“接盘”。90后女性用户希望通过医美手段让眼睛更大、鼻子更高、皮肤越发平滑水嫩;而男性用户更喜欢浓密的毛发和去皱。此外,医美用户中14%是90后男性。女生喜欢微创双眼皮、玻尿酸填充、隆鼻、吸脂、瘦脸针等,男生偏幸肉毒素除皱、植发、隆鼻等。

  肖苒告诉记者,2017年3月她的提案获得了其时的国家卫计委、公安部、海关总署、食药监局等7个部门的配合回复。这些部委在2017年5月团结开展了严肃攻击非法医疗美容专项行动。攻击的内容包罗无证行医、非法制售药品医疗器械、整治违规医疗美容培训、查处违法广告和互联网不实信息等内容。

  今年两会,肖苒继续深化自己的提案,重点就整形外科专科医师规范化培训提出建议。她说,现在大部门民营医院和部门非教学公立医院的整形外科医生通过到场“种种集会和培训班学习交流”的方式学习整形外科手艺,这样做很不规范。虽然这些医生具备执业医师资质,但他们却未必掌握专业的整形外科手艺。

  肖苒先容,在有的国家,要成为整形外科医生,必须在3~5年大外科培训基础上再接受3年的整形外科专科培训,之后到场行业协会组织的专科医生考试,结果及格才可以获得“整形外科执照”。

  因此,她建议我国尽快建设整形外科专科培训制度,增强整形外科专科培训基地建设,今后,再逐步取缔非专科医师的不规范从业。

  天下人大代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隶属第九人们医院副院长刘艳也注重到了相关问题。今年年头,贵州一名19岁女大学生在贵阳一家民营医院举行“简朴的”隆鼻手术后殒命,这一事务令人痛心。

  “现在想整形的年轻人许多,许多人没做美意理准备和相关知识储蓄,以为没啥风险,实在纵然是打一针肉毒素,都是有风险的。好比使用的器械是否宁静、产物自己是否正规等。”刘艳所在医院的整形外科每年要接待数以万计的“求美者”,但她告诉记者,医生会客观评价一小我私家的容貌,并给出中肯建议,“有的女人明显已经很漂亮了,不需要再冒风险动了。”

  刘艳告诉记者,医院整形外科主要是为那些面部毁容、确实造成生涯难题的人群提供医治,“但也经常会遇到那些在此外地方整坏了的年轻人。”她提醒那些年轻的“求美者”,不要盲目追求“网红脸”,而应更多关注身体康健。

  肖苒也提醒“求美者”,在决议整容或者微整前,先理性审阅自己的诉求是否合理、是否必须。一旦决议要做,就要先通过种种途径相识这件事的“风险”,而且评估自己是否能蒙受失败。“可以在网上搜索,可以找做过的人谈天,也可以到正规医院找医生咨询。”她说,“正规医院”是一个要素,“正规医院的医生会明确告诉你有哪些风险,不会一味地鼓舞你求美。”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中国青年网记者 王烨捷

[ 责编:张倩 ]